EN
 

EN

对称之美,中国人独有的生活美学

发布时间:2021-12-15浏览量:512

古语有云:“夫美者,上下、内外、大小、远近皆无害焉,故曰美。”里里外外皆均衡妥帖,方为“美”。对称即是这样的美。

从古至今,中国人一直追求着对称美学,对称的飞檐翘角红墙黄瓦,对称的诗词歌赋丽句华章,从建筑到服饰,从形式到思想,无一不展现着对称的美。

对称,是一种庄重的沉稳美

“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和也者,天下之达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。”这种天人合一的中庸思想,一直恪守于中国人的骨子里。建筑师梁思成曾说过:“中国建筑,其所最注重者,乃主要中线之成立。无论东方、西方,再没有一个民族对中轴对称线如此钟爱与恪守。”

站在景山最高处,故宫就从眼前铺展开来:金黄的宫殿、朱红的城墙,汉白玉的阶、琉璃瓦的顶......沿着一条子午线对称分布,壮美有序、和谐庄严,映衬着蓝天白云,宛如东方仙境,再往远眺,一线贯穿的对称风格,撑起了整座北京城。

对称,是古代皇城的基因,更是整个中国的基因。沿着这条对称轴走进中国,从皇城宫苑到普通民宅,从群体建筑的规划到一户一室的布局,从轩榭廊舫,到厅堂馆斋......随处可见的都是对称。

对称的美,是从心底时生出的庄重与大气。如天地万物般,对称让一切均衡有序,给予人庄重与谐和之美。

对称,是一种圆满的静谧美

对称的美,不仅含有美学理念,还有东方和谐之美蕴。俗话说:好事成双。在整个中国文化中,成双都具有完满、和谐的寓意。因此,对称的美,亦是圆满吉祥的美。

耳饰,总是一对,在两耳间轻轻摇曳,既有照应,又是独立。器物上的纹样,最喜对称,仿佛无限的循环。诗词歌赋里,总是成双成对的出现,“天对地、日对月、楼对阁、晚照对晴空……”每一个对仗,都是世人对圆满的追求,对阴阳平衡的追求。对称之美,是世人对圆满美好的祝愿和期许。

没有哪个民族,能像中国人这样喜欢对称。对称之美,透露着的是中国人对天地万物的秩序感,是中国人几千年来的艺术美学,更是中国人对圆满和谐的追求。

对称,是一种君子的循礼美

对称的美,是一种精神境界的追求。正如故宫的“镜像传奇”,关于对称,最简单的方式,便是拿起一面镜子,以镜框为中线,以镜面为对称。《旧唐书》中写:“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,以史为镜,可以知兴替,以人为镜,可以明得失。”

人是不能完全看清自己的,更多时候,需要参照其他事物,或旁人提醒,才能理性对待人生。而明镜,则是最好参照。它把真实的你映照出来,一举一动皆示于镜中,不能欺骗,亦无法伪装。

对称,在数学中有轴对称、中心对称、旋转对称之意,而表现在东方思想中,就是不偏不倚、不多不少、不倾不向。要做到这一点,就要取道中庸。世事繁杂纷扰,我们做事情的时候更要坚守本心,保持中立理智的态度,要不偏激、不偏向于某方面。

对称,亦是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准则。一求一应,我们讲究一诺千金,信用是那条看不见的对称轴。一教一学,我们讲究尊师重道,教养是那条看不见的对称轴,这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对称。

对称,是中国人独有的生活美学

纵观从古至今人们的衣食住行,皆追求对称之意。古代女子的服饰,将对称之美发挥到了极致,每一针每一线都像是经过反复推敲,每个图案都像是经过深思熟虑才缝制到服饰上,精美绝伦,叹为观止。且传统衣裳上的盘扣,亦是两两相对,环环相扣。

再看寻常百姓家居布局,也离不开对称元素的参与。家具的对称排列、到顶棚与地面的遥相呼应、左右墙面的绘画、立柱或灯饰,餐桌中央摆一盆插花,两端相对位置摆大小款式,完全相同的烛台等,均要对称分布,一切都井然有序,给人一种安心感。

对称二字虽然简单,却是属于中国人的规矩,是一种约定俗成的美学,人们无需深入研究,更不需细致教学,皆知对称为美。对称之美,美在外形,美在规整,更美在中庸与平衡。是东方美学传承的典雅与精致,也是中华千年流传的品德与精神。

在对称之美中,空间与物品在质朴雅致的意境里,体现出了一丝丝不温不燥的气质,这与中国人骨子里,对于内敛,朴素的追求完美契合,不多不少、恰当刚好,这便是中国人独有的生活美学。